• <i id="cevrb"></i>
      1. <b id="cevrb"></b>
        <u id="cevrb"></u>

        <b id="cevrb"></b>
      2. 中國西藏網 > 專題2020 > 第七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談會 > 專家訪談

        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有人歡喜有人愁

        胡巖 發布時間:2020-10-16 19:38: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不久前,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召開。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中央高度重視西藏工作,并提出了做好西藏工作的十個“必須”。最近,西藏自治區的各族干部群眾、內地負責和參與援藏工作的同志,乃至所有熱愛西藏、關心西藏的中國人,無不歡欣鼓舞,討論學習領會會議精神。

          世界很大。中國之外,也有人在學習領會會議精神,有說好點贊的聲音,但也有另類的聲音,好像是在發愁,在擔心。

         

          △圖為于1960年藏歷新年結婚的劉玉興(男)與四郎值瑪(女)。他們都曾是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白馬公路養護段工人。他們的兒子劉劍于1961年出生并一直在西藏自治區工作,直到2014年退休。(圖片由劉劍提供)

          習近平在這次會議上提出要加強愛國主義教育,這本是一件正常的事——今天世界上的許多國家都在依據自己的國情進行愛國教育。很少有國家會鼓勵自己的國民不愛自己的國家。然而,一位名為丹增XX的先生卻由此引出了漢藏通婚的話題。

          這是一個老話題了,國外卻一直有人以此做文章。各民族間的通婚,只要是當事者自愿,有什么不好呢?族際通婚不是在這個世界上的許許多多國家時時刻刻發生著的事情么?中國各民族的平等團結互助和諧關系載在憲法中,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由來已久。漢藏兩個民族,彼此通婚自1300年前的唐朝初年就已明確見于漢藏兩種文字的歷史記載。此后,不管上層統治集團如何變動,如何更替,在中國中央王朝統一管轄下,中國各民族之間,包括漢藏民族之間的交往交流交融和通婚都沒有被阻斷。

          △圖為一個典型的“團結族”幸福家庭。1959年,薄金清隨部隊來到西藏,轉業后到西藏自治區氣象局工作,1960年與藏族同事、大學生中巴桑結婚。而今,全家四世同堂生活在拉薩,20多口人中有藏、漢、回三個民族。左上為薄金清和中巴桑年輕時的合影,右上為薄金清和中巴桑2017年時的合影,下圖為薄金清和中巴桑一家全家福(圖片來源于央視、西藏發布、拉薩文明網)

          2021年,西藏將要迎來和平解放70周年——這也是全國各族人民的喜慶日子。國家承平日久,各民族間的通婚不斷增加,有什么可奇怪的呢?當年進藏的“老西藏”們扎根邊疆,許多人在西藏成家,他們的子女被稱作“團結族”,許多“團結族”也已有了下一代,被稱作“藏二代”,接下來還有“藏三代”。隨著西藏自治區的生活條件不斷改善,內地人也多有婚嫁在西藏自治區的。有如當年文成公主的故事,但是已非皇家宗室女,而是來自尋常百姓家。20余年前我在西藏自治區黨校工作,一位副校長的兒子從內地大學畢業返藏,就把自己的同學女友帶回拉薩完婚了。改革開放之后,特別是近些年來隨著公路、鐵路、航空等等各種交通的便捷,高原上的人到內地或者內地人進藏學習、打工、經商、務農、旅游、投資、創業、發展,越來越普遍,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年輕人在接觸中彼此傾慕互生戀情終成眷屬,此乃題中應有之義,世上常見之事?!吧裣梢矒醪蛔∪藧廴恕?。70年來,西藏并沒有一個獎勵跨民族通婚的政策。民族間的通婚完全是個人、家庭自愿的。外人可以艷羨,甚至不妨嫉妒,就別為此而發愁甚至說三道四了。

          大家知道,西藏自治區地處青藏高原,雖經數十年來國家大力援助,但是包括教育在內各方面的條件仍然不如內地。于是,國家制定了選拔西藏自治區青少年學生到內地來學習的政策,并且予以經濟上的支持和扶助。對于西藏自治區任何一個干部職工或農牧民家庭來說,自家孩子能得到赴內地學習的機會,雖要忍受兒女遠行的思念之苦,但都是一件喜事,大多是要請來親戚朋友慶賀一番的。這些莘莘學子完成學業之后,有些人會在內地發展,更多的人則會返回西藏建設家鄉。這有什么不好?但是,卻有外人把中國政府內地辦“西藏班/?!狈Q作是“移植腦袋”“淡化藏族民族認同,疏遠母語和傳統文化”而加以攻訐。

          所謂“認同”問題,早在70年前西藏和平解放時期就已發生。多年來,旅居國外的藏裔華人中的一部分人總是愛說“藏人”如何如何,“漢人”如何如何。其實,這是不能一概而論的。九世、十世班禪大師不是藏族么?不僅是,而且是舉世公認的藏傳佛教領袖。九世班禪曾經為中國的統一和國內各民族的團結奔走呼吁了一生,赍恨臨終之際,留下的遺囑還激勵后人要完成他的未竟事業;十世班禪經歷坎坷,卻愛國愛教,矢志不渝,被鄧小平稱作“我們國家一個最好的愛國者”。

          18軍進藏完成昌都戰役,劉少奇說“昌都戰役就像淮海戰役,奠定了解放西藏的基礎?!被春鹨凼侨绾未蜈A的?華東野戰軍司令員陳毅曾深情地說:“淮海戰役的勝利,是人民群眾用小車推出來的?!蓖瑯?,昌都戰役也是康藏線上沿途藏族群眾用牦牛馱出來的。拉薩當局彼時派了藏軍來阻止人民解放軍18軍過金沙江,可是講藏話的藏族群眾卻不幫著同樣講藏話的藏軍,而要幫助講漢語的18軍進藏。為什么會是這樣?這認同出了什么問題?我們來看看當時進軍西藏的魏克先生留下的日記和昌都總管阿沛?阿旺晉美先生的回憶,就不難領會個中道理。

          10月6日昌都戰役打響,18軍越過金沙江。魏克先生和戰友到當地藏族居民家打聽情況,當地藏族居民向他們控訴“藏軍來了就要草要青稞,讓人燒水做飯,慢一點兒就打人”。后來,魏克先生又了解到藏軍在這里“向老百姓要女人,要吃要錢,藏族人民對藏軍恨之入骨”,從頭人到喇嘛到百姓都盼望著解放軍的早日到來。

          阿沛?阿旺晉美連同總管府下的40多位西藏地方政府官員從朱古寺回到昌都后,親眼看到進駐昌都的人民解放軍官兵認真執行政策,紀律嚴明,在那天寒地凍的季節堅持住帳篷,不住民房,不住寺廟;向群眾購買糧食、柴草都付給現款,買賣公平,不欺壓群眾,不拿群眾一針一線,還免費給群眾治病等等,切實做到了對群眾利益秋毫無犯。而老百姓熱愛解放軍,擁護解放,積極支援解放軍的場面,更使貴族官員們看到了人心所向。老百姓不論男女老幼,見到解放軍時總是說說笑笑,親親熱熱,像一家人一樣,他們給解放軍運輸物資,就像運自己的東西一樣,特別賣力,從不叫苦。對比過去老百姓見了貴族官員,總是低頭吐舌,不敢多說一句話,見了藏軍更是趕快躲開。這同他們與解放軍的關系形成鮮明的對比。這些耳聞目見,促進了這些貴族官員們對中央政策的認同,他們轉變態度,積極倡議西藏地方政府與中央人民政府進行和平談判,實行和平解放。

          民族認同乍看上去是文化認同,其實背后是歷史認同和利益認同。藏軍欺壓藏族百姓,藏族人民就不認同他們。而18軍和人民解放軍的其他進藏部隊,遵照黨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去解放西藏,救藏族人民出水火,藏族人民就認同他們,喚他們作“新漢人”“菩薩兵”“金珠瑪米”。這個道理,其實并不深奧。有的人至今還想著當年叛亂分子鼓吹的“吃糌粑的人趕走吃大米的人”這樣的認同,無非是夢囈而已。

          當年如此,今天也是一樣。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召開,外面有人議論說“中共不肯改變涉藏政策”,是因為這些政策與“吃民族飯的”官員“根深蒂固的既得利益有關”。此言差矣。中國共產黨在西藏的政策,70年來在西藏做的事,比如歷史性消除貧困的中國智慧,這些世人公認的成就,豈止關乎少數人的利益?乃是關乎數百萬西藏自治區各族干部群眾的利益,關乎全中國各族人民的共同利益。中國共產黨的根本宗旨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一切以人民為中心,符合人民利益的各項政策,根本不會改變。

          國外有人罵中國共產黨已經罵了幾十年。無論中國共產黨在西藏做什么、怎么做,他們都要罵。罵人的話,舊的那一套實在沒人相信,也不再提,于是又新創出一些話語。這些不顧事實的謊言和誹謗,可以欺騙人于一時,或許也可以欺騙少數人于一世,但總是不能欺騙所有人于永遠。中國是一定要“重視加強學校思想政治教育,把愛國主義精神貫穿各級各類學校教育全過程,把愛我中華的種子埋入每個青少年的心靈深處”,進行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教育的。西藏自治區會發展得越來越好,越來越多的中國各民族年青一代,依然會有自己民族的認同,同時更會有中華民族的民族認同。中國人和中國的朋友會為此而高興,有人為此發愁,也是枉然。(中國西藏網 特約撰稿/胡巖 作者系中央黨校教授)

        (責編: 楊眉笑)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91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蜜桃,一级黄片AV,黄色三级一级片,亚洲激情影院

      3. <i id="cevrb"></i>
          1. <b id="cevrb"></b>
            <u id="cevrb"></u>

            <b id="cevrb"></b>